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
>警务资讯>警营文化>警察文学
公主病在凡人命
发布日期:2019-07-22浏览次数:字号:[ ]

嵊州市公安局 戴茜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穷养儿富养女”又被摆上台面,作为育儿圣经大肆横行,各种论述层出不穷,甚至有人借此出了书。作为女孩,虽然我大部分时间是被当做假小子来养的,不过回想起遥远而模糊的童年,有一段时光,也像公主一样被宠爱过,只是后来家里过得狼狈,父母便也无暇照顾小女孩的公主梦,由她随意而平凡地长大。

所以,对于“穷养儿富养女”的概念,我自身是没什么体会的。曾经,一度,我也认为这是个绝对正确的理论,直到我遇上包法利夫人。

爱玛(即包法利夫人)的父亲,卢欧老爹,是两百年前“穷养儿富养女”的践行者,送女儿去修道院接受贵族化教育,不忍心让她在田庄上操劳,而是令她成天看书、刺绣、东游西逛、胡思乱想,岂不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着。而爱玛,照我们当下的话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范了。她不满于平庸无奇的生活,看不起无才干无雄心无风度的医生丈夫,她失足于道德败坏的乡绅和自私懦弱的文书,她挥霍金钱满足自己对奢侈生活和梦幻爱情的渴望,导致负债累累,山穷水尽。最终,丈夫指望不上,情人拒绝救助,她绝望之下只好自杀。

咦,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照“穷养儿富养女”理论养大的孩子,不该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吗?不是人中龙凤,也至少得活得体面过得满足吧?再不济,平凡顺利过一生总做得到吧?不然父辈花这么多心血培,是闹着玩吗?卢欧老爹本想为女儿铺设了康庄大道,谁知被她走成了绝境,谁之过?

有人会说,包法利夫人的悲剧,是特定社会背景下的家庭悲剧,折射出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浪漫主义的追求和庸俗鄙陋的现实之间的矛盾(这话怎么这么眼熟)。但是,俗话说的好,“命苦不要怨社会,点背不要怪政府”。很多事情总得要从自身寻找原因,好过像无头苍蝇一样,不断地指责和埋怨周遭的一切吧。

爱玛急转直下的一生,有些责任归咎于那个时代和她自己,而有些责任,她的父亲也逃脱不开。故事最后,穷途末路的包法利夫人,也深深起了怨怼,她这份被悉心培养的高傲心性,只有与生俱来的身份和富贵才足以与之相配,而可笑的是,她的父母非富非贵,却异想天开地让她接受大家闺秀的教育,令她相信人生就该是庄园、别墅、高车驷马和华服珍馐。她被保护得太好,“指甲的白净使查理惊讶,亮晶晶的,尖头细细的,剪成杏仁样式,比第厄普的象牙还洁净”,未曾经历挫折。所以平淡无奇的生活在她眼里就是挫折。

我不由想起我那表弟,家里人过分保护又过分期盼,别人伸手递过去的苹果,半途会被截下来,再三清洗过才会放到他手里。而为了他的学业,这个班那个班自不必说,连交朋友都会受到严格的限制,比如我这个思想不大主流的姐姐,基本上是被暗暗排除在会客名单外了。

现在很多的父母,把自己的孩子当作“独一无二”,当然,无可厚非。然而他们往往会忘记,孩子会长大,会进入社会,而社会,恰恰有大把大把这样“独一无二”的人,他们一匿如人流,就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而这些习惯被“独一无二”对待的孩子,该如何面对自己不再特别的事实?

就像卢欧老爹培养爱玛一样,家长们爱自己的孩子,总想把最好的给他。物质供应必须要满足,除此之外,培养自己的孩子弹琴、跳舞、画画、书法、曲艺、礼仪,恨不得他们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人人夸他小天才”,这样才好。

但是,家长们总忘记了自己。啊对,自己。

“拼爹”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不管你是主动承认还是被迫承认,自己混得不咋样,却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这个“家”那个“家”的,不是不可能,概率非常小而已。所以,在家长们望着自己跳着舞、拉着琴或者画些稀奇古怪图案的孩子双眼放光的时候,总是会忘记教他们一件事。

平凡。

因为上帝只赐予了有限的天分和有限的财富,大多数人都不得不平凡。比如我,也曾如爱玛般幻想骑士和白马,多读了几本书觉得自己很是高贵冷艳,看一眼存折余额之后又发觉自己其实闲得蛋疼。好在我的人生成长不算顺利,遇到挫折跟感冒发烧一样频繁,所以练就一身善于自嘲和被嘲笑的生存技能,到不至于像爱玛一样在现实和幻想里精神分裂。

公主病不可怕,真公主得这病甚至不需要吃药。但可怕的是,公主病在凡人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