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
>警务资讯>警营文化>警察文学
远方有诗
发布日期:2019-09-02浏览次数:字号:[ ]

柯桥区公安分局 邵江红

 

 

在岁月的静安里,震后的雅安慢慢修复了伤口。汉源的公路,蜿蜒而绵长,太多的依山盘旋、穿山而过,甚至是高架螺旋托举,白云缠绊,惊为天景。

公路的那方,大树镇坭美乡万林村,有个群山环拥之地,甜蜜的名字叫灯盏窝。山坡缓缓地起伏,满目绿色苍翠。一层一层的坡梯上,星星点点都是封盖严实的蜂桶。当我们到来后,蜂农开始取蜜。被惊扰到的小蜜蜂,顿时飞萦起来,耳际一阵嗡嗡声。桶盖被撬开的那一刹那,真是惊艳到世界。桶内蜂巢精巧地排列着,闪着金红色贵族气息的蜜汁充盈在蜂巢里,舍不得触碰的念头顿起。小刀终于切下,蜜汁凝重地溢出。蜂农将第一块蜂巢递过来,挡不住蜂蜜晶莹地滴落,赶紧伸手去接,惜蜜如金之感。满载诱惑地将蜂巢直接含进嘴里,鲜甜无比,美轮美奂的舌尖体验。一大盆切割下来的蜂巢倒在筛网里,蜜汁顺势流淌,很快,下面的大盆子里积起金红色一层,如缎面一般。

我对小蜜蜂的家很感兴趣。蜂桶接近我们的家用木水桶,略瘦,略高,圆柱形。靠近桶底的板身上有三个小孔,那是蜜蜂的家门。它们就是通过这个孔门进出,上万只蜜蜂整体作战,采花酿蜜,一年一取。工程规律、浩大、无菌、彻底……其实,生命与生命之间本无区别,而区别就在于怎样活得有意义。

阳光和雨水足够充沛,果园无垠。累累的苹果挂扯在枝头,妆成公路两旁的丰收景象。其实苹果树长得不高,伸伸手就摸得到果实。这个季节,苹果已经长壮实了,但是色泽、甜度、脆度都还不够,嚼在嘴里酸涩,还需要继续的光合作用,等待着淀粉分解成糖类。有一棵桃树,在成片的苹果林里,简直就是异类。但是在树枝上发出诱人光彩的,就是它与众不同的成熟蜜桃。果子不多,粉嫩,带着浅浅的绒毛,指腹轻轻一捏,吹弹欲破的质感。果真是抵不过诱惑,送进嘴里满是鲜甜的滋润,似乎就是那期待已久的味道。等到汽车逐渐驶离苹果园的时候,猛然发现,我们为了盛大的苹果园而来,然而安慰到心里的,却是那棵孤独的桃树。

泸沽湖是江湖的一个传奇。当我小心翼翼地靠近,果然见她古朴而素净。盛夏的天空蔚蓝如画,湖水水晶一般剔透,带着绿宝石的迷人光泽。有绿色的草在水里袅娜,纯净得像少女。远处,天水交际,阳光清脆,色泽悦目,坐着小船在湖面上,就像划进了某个美好的故事里。伸手一撩水面,蓦然发现眼前漂浮着点点白色的小花,内藏黄色花蕊,十八岁的掌舵姑娘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告诉我,这叫水性杨花。这花名多少带着点额外的想象,在引发的笑声中,姑娘又加了一句,这种水生植物对水质要求特别高,一般的湖水养不起它。不免惊愕,这泸沽湖的纯洁,需要用水性杨花来表白,原来这世上很多的表象,我们无法一眼看穿。

傍晚的时候,夕阳恋恋不舍地远去,当大地披上浅浅暮色,泸沽湖沉静下来,有微风吹动裙裾,竟然带着干净的冷。买一把彩色的细丝发带,为女伴如缎的黑发编起很多小辫子,五颜六色便在黑发中调皮,那种放松的快乐,来自时光的原乡。

后来总在怀念远方那个叫做汉源的城市,由此感受它的诗意盎然。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